艾芬疑似被爱尔眼科“诉讼偷袭”事情真实经过。

艾芬,女,毕业于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副主任医师、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现任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 

艾芬擅长救治各种急危重症患者,心跳呼吸骤停、中毒、休克、创伤、呼吸衰竭、严重感染及多脏器功能障碍的救治。 

感人事迹登上了《湖北日报》(2020年2月13日 03版)  、人民日报一版头条《 人民日报 》( 2020年03月08日 01 版)

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艾芬,李文亮吹哨子的发哨人,曾以“老子就要到处说”而受到社会各界关注,这一次却因自己右眼引发医疗纠纷再度成为关注焦点。

2020年12月31日,艾芬发微博称自己右眼患白内障,在爱尔眼科医院(以下简称爱尔眼科)接受治疗。术后5个月,视网膜脱落,右眼近乎失明。她质疑爱尔因没有做完整的术前眼底检查,没有发现她的眼底问题,不但导致后续麻烦,也让她错过了最佳治疗时机。

“诉讼偷袭”事情真实经过:

图一图二:2022年5月5日兰州爱尔员工贺雅丽向兰州城关区人民法院递交起诉书,起诉我侵犯她的名誉权。起诉书上故意将我的电话号码和邮政编码错误写成兰州本地人赵海龙的信息。

图三:起诉书上提到的我涉嫌侵犯名誉权的微博原图(2022年3月6日),上面所有的名字在博文中均被涂抹掉了。而起诉书中“贺是卖身上位的”这句话,我压根就没有说过。

图四:2022年8月24日早上10:12 分赵海龙接到了10102368城关区人民法院的官方电话,问他是不是艾芬,他说不是;接着问他认不认识艾芬,他说他不是艾芬。后来电话就挂了。(此电话为官方录音电话,请有关部门调查此电话录音)

图五:2022年9月21日周三16:15兰州城关人民法院李永明法官第一次打通电话通知艾芬(在还没有收到任何案件材料前提下)下周一去兰州开庭。请听李法官的录音:

 

艾芬又随即回拨了李法官的电话,他回复说曾给艾芬身份证号码查询到的电话号码多次发送过相关案件材料信息。而事实是艾芬和赵海龙两个人的手机号码均没有收到过任何关于此案件的相关信息。请听李法官的录音:

图六:2022年9月22日周四上午艾芬再次拨通了李永明法官电话。通话中李法官回避电话号码弄错了一事;不加微信;不给电话号码;让邮政快递寄律师委托书;不准延期开庭;不准简易程序转普通程序;只能等待电子证据送达。请听李法官的电话录音:

图七:贺雅丽请的律师和兰州爱尔眼科医院(2021年)起诉赵海龙案件中请的律师是同一个人,为甘肃致中律师事务所王吉刚律师。

图八:2022年9月22日周四13:00艾芬拨通王吉刚律师电话,询问为何将艾芬的电话号码、邮政编码都写错了。他轻描淡写回答:这是属于笔误的一个错误。请听王吉刚的电话录音:

图九:为了保证2022年9月26日周一早上9:00在兰州准时出庭,我的律师在9月23日周五就坐上了武汉飞往兰州的飞机(当地防疫政策需隔离两天)

这是不是一起精心策划的“诉讼偷袭”?可否日后作为反面教材写进教案中?

1.连艾芬在武汉的邮政编码都写成赵海龙老家甘肃渭源县的邮政编码,这难道是简单的笔误吗?

2.如果所有的案件都可以这样操作,那么全中国人都可能像艾芬一样,在某一天会突然接到法官电话通知三天后必须到某地出庭,否则就缺席审判。

3.难道严肃的法律程序都可以当儿戏吗?是哪个团伙精心策划了这一场针对艾芬的“诉讼偷袭”?

(爱尔集团的某高层领导在我拒绝两套江景房后曾当面对我说:有一套组合拳在等着我。恐怕这个“诉讼偷袭”就是其中的一个招式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