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7月23日有关村医辞职事件发生了很多诡异的事。

诡异之一、当天下午有央视新闻中心的记者主动加卫柏兴,希望卫柏兴能推荐一名村医,他们要采访有关村医收入待遇的问题,看起来事还很急。卫柏兴向这位记者推荐了黑龙江的孟阿娜,并且告诉记者她敢实话实说。

央视这个记者对孟阿娜进行了采访,问题如下:1、问我哪里的村医;2、年收入大约多少;3、收入分为几个部分;4、收入少的原因是什么?

孟阿娜回答:1、我是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阿城区的村医,人口3600多;2、年收入大约30000左右;3、收入分为公共卫生服务补助、基药补助、一般诊疗费;4、收入少的原因是克扣、截留。

采访后的当晚央视王牌栏目《新闻1+1》就以“村医的近忧、远虑”为主题新闻进行了专题采访报道,可惜采访孟阿娜内容一点都没有。

诡异之二、采访主对象是两口子年收纯收入十七八万的甘肃村医魏正广,并且央闻特地在新闻中着重指出,2860人的村医,平均一天病人有一百多人。

这个报道一经播出,立刻引起全国村医愤怒,大家纷纷指责央视和魏正广联合做假新闻,说假话。截一部分村医留言精选,余下的大伙可回看原文。

卫柏兴平台也针对此事对魏正广进行了电话采访:

大概内容如下:

卫柏兴平台:昨天新闻1+1说您扣除水电、耗材年大概能收入到十七八万,是这样吗?是真实的吗?
魏正广:毛收入是十七八万。
卫柏兴平台:是你和你爱人两个人在卫生室是吗?
魏正广:还有两个娃娃五六个人。
卫柏兴平台:新闻1+1不是说就你俩人吗?
魏正广:……
卫柏兴平台:你们村2860多人,一天看病人100多人,你怎么能看过来啊?
魏正广:搞卫生防疫是我的两个娃娃在搞着呢,我看病嘿嘿!
卫柏兴平台:谢谢(准备挂电话)。
魏正广:5个人一年毛收入十七万七,他给我报的是纯收入是十七万。
卫柏兴平台:你们是五个人,他们给你们报的是两个人。
魏正广:公共卫生一年四万多块钱,药品零差价提成一年报销三十来万,今年没提成。
卫柏兴平台:我看了国家政策,基药补助平均才5块钱,你应该一万多点,怎么会达到四万多呢?
魏正广:我看的病人比较多,周边乡镇的都来报销,报销的比较多……

诡异之三、当天晚上卫柏兴说医改的平台被封掉,即使服务器换到香港了也打不开网页。

诡异之四、经调查,严格意义上来讲,魏正广并不是纯粹意义上的村医,甚至根本村医就是个幌子,甘肃省原卫生厅厅长在2013年曾在微博上专门为魏做了宣传,一个厅长帮一个村医宣传,是不是有点邪门?

并且魏正广的卫生室是三层楼房,30多间病房,还有B超、化验室等。央视为何要找个江宇这个发自骨子讨厌或者恨村医的吹鼓手着急来做这期节目,为何找一个富得流油的魏正广着急来做这期节目?到底想掩盖什么惊人的秘密呢?

原来在7月23号这天,国家最高领导人对村医辞职一事做出了重要的指示和批示!!!

7月23号下午,国家卫健委、医保局与全国各省卫健委共同召开了视频会议,主题就是围绕高层领导的批示,落实乡村医生的收入和待遇问题。

事情到此,所有诡异的事都真相大白了,国家卫健委在拼命的掩饰、掩盖自己医改十年来对村医犯下罪行,借此想糊弄最高领导人,企图蒙混过关。在关乎国家命运的大事件面前,还敢用如引下作手段对抗中央,其心之险,其意之恶,怎么一个毒字了得!!!

想想不由得打个寒战,不由得为国家的前途命运再次忧虑起来,不砍他们的头,国家还能好吗?

魏正广的“卫生室至今已经停业五天了,停业理由未知。

视频截图

当地村医向本平台举报魏正广一些鲜为人知的事,下面是举报录音的文字整理,大家可以了解一下。

魏正广最早就是一个药贩子,一直贩药着了,以后是在卫校学习了一年,回来开了一个药房,开药房的期间,医疗事故发生了4、5起,记不清了,输液属于出了医疗事故的,他在新闻上报到是从医时间是28年,他没有28年,他是09年接替上官村刘凤兰的乡村医生(资格),他才到村室工作的,09年到19年整整才10年,这几年,他都是突击新农合报销,一天100多人排着队,一年报一百一二十万。

现在,年副局长关系铁,新农合报销都是按照基药报销,我们也不知道他们村和我们虽然都是同一个乡镇,我们也不知道他在卫生院库房进了多少基药,我们也不知道。

17.18年都报一百一二十万,去年可能是报了60几万,他的门诊病人一天没有每天100多,他的100多人是从各地来的都是合作医疗突击报销的,他给群众突击报销的人数,那平均就是100多人的,

他一年包括妇幼、防疫、公共卫生、老年人体检、老年人管理,精准扶贫,这些收入,他一年是不到6万块钱。

他们村室管了多少糖尿病、精神病、高血压,他不知道数字,他是雇佣的年轻娃娃,给他干的。

而且他是两个药房,村卫生室在他后院里面,在报道的三层楼的后院里,就3间药房,他是摆了基药应付检查的,在他三层楼地下,全部是从药材公司进的药品,给病人开的药品,在卫生室摆的基药是应付上面检查的。

事情真相究竟是不是如举报人所说,希望当地纪委介入调查取证,以解群众心中疑惑!

声明:本文来源为独家所有,尊重知识与劳动,转载文章或提取相关内容需经【卫柏兴说医改】同意,否则将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及无限责任!

170人评论了“2019年7月23日有关村医辞职事件发生了很多诡异的事。”

  1. 我是四川南充嘉陵区的村医。希望中纪委严查克扣村医的补助问题。
    我们即将退休,要求政府给我们买养保险,领退休工资。
    工作了几十年连养老无保障,对国家对政府没有信住感了,这么简单的事感到这么艰难!

  2. 央视是民众心目中的喉舌亦有假的吗?让人们百思不得其解,在当今社会真的权钱手法无边吗?可以颠倒黑白吗?没有人敢管了吗?

  3. 民众心目中的喉舌亦有假的吗?让人们百思不得其解,在当今社会真的权钱手法无边吗?可以颠倒黑白吗?没有人敢管了吗?

  4. 唐山老村医刘作斌

    请中纪委严查卫生系统的贪官!被克扣的卫生经费到哪里了。卫健委不作为。为什么不指行38号主席令!村医的养老问题为什么到今还不解决!我们老村医等不起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