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抗疫的中医理念与策略

u3865585841586688831fm253fmtautoapp138fJPEG

中医对新冠肺炎病因病机的认识新冠肺炎的病因为感受时行疫毒,疫疠之气从口鼻而入,客于膜原,侵袭肺卫,继而化热壅肺犯胃,阻滞气机,导致肺气郁闭,甚则肺闭喘脱。年老体弱或素有肺胃伏热者,易导致疫毒内陷,传变迅速,转为变证、坏证,会出现危候。本病以肺为病变重心,涉及脾胃肾,病机特点为“热、湿、瘀、毒、虚”

湿毒疫气”病机贯穿整个病程。这也是当前全国大部分省市中医药治疗方案的普遍认识。而主要差异在寒”与“热”病理因素和病机上。会出现差别的主要原因与不同地区的地域和气候密切相关。总体而言,湿证之发,必夹寒夹热”故常有寒湿与湿热之别。

寒湿起病者,大多整体表现出寒湿袭表、寒湿阻肺、寒湿碍脾的临床整体表现。而湿热为患者,整体恶寒整体表现不明显,舌质偏红偏干,同时口干偏重,早期即可会出现热象,湿邪挟热的整体表现贯穿始终。需要注意的临床实践中须考虑有热重于湿和湿重于热两个偏重不同的亚型。

此外,处于疾病的不同发展阶段和分期,加上不同人群体质上的差别,其兼夹证又有不同,除了湿夹热、夹寒之外,还有夹风、夹燥等不同。

中医防疫抗疫的原则中医防治的理念是扶正祛邪。扶正就是增强体质,使人不容易感染或即使感染也容易恢复;祛邪则是避开被传染源及运用中医药进行预防及治疗。

中医防治疫病强调天人合一与整体观念、三因制宜、治未病及强调避其毒气。

中国古代医家对疾病的预防体现在中医治未病思想。素问·四气调神大论》云:圣人不治已病治未病,不治已乱治未乱,此之谓也。夫病已成而后药之,乱已成而后治之,譬犹渴而穿井,斗而铸锥,不亦晚乎?素问·刺法论》五疫之至,皆相染易,无问大小,病状相似。

此认识到疾病的被传染性,此基础上进而提出预防疫病思想:如何可得不相移易者…不相染者,正气存内,邪不可干,避其毒气。此即防疫之方法,一方面要能保持机体正气充裕,以抵御疫毒之邪的侵袭,另一方面应避免出现与病邪的接触,以防染病。这些论述现在看来,仍然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根据疫情的发展变化情况,迄今先后公布了九个版本《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根据疾病感染和疑似感染等情况,中医诊疗方案将新冠肺炎分成两个时期,即医学观察期和临床治疗期。

中医治未病的方案适用于一般人士,尤其适合于医学观察期的人士。因此,对于目前香港正在被隔离观察或居家观察的人士,可建议使用中医治未病方法。中医治未病,包括了未病先防、既病防变和瘥后防复三个方面。

1 虚邪贼风,避之有时

现代被传染病的控制措施离不开三个环节:一是管理被传染源,二是切断再传播途径,三是保护好易感人群。

素问·上古天真论》言“虚邪贼风,避之有时”四时不正之气谓之“虚邪贼风”指一切不正常的气候变化和有害于人体的外界致病因素。避之有时,指必要的时候应该避开被传染源,即远离患病者或密切接触者及其环境。这其实就是说防疫,未病先防,要避开被传染源。隔离是重要的方法,其实这种措施古已有之。

如晋代立制:朝臣家有时疾,染易三人以上者,身虽无病,百日不得入宫。京师者,疫情严重时,甚至可以“废朝”同时亦有“郡县给医药”必要时“疾疫者以医驰马救疗”这些措施与现代被传染病的防控措施谋而合。

2 正气存内,邪不可干

素问遗篇·刺法》云“正气存内、邪不可干”扶助正气以增强免疫力,让人体以自然的途径战胜病毒外侵,中医药防治疫病的关键理念。可采用适当的药物疗法、艾灸疗法及饮食疗法等提高人体正气。药物防范最为常用,通常按体质进行辨证,如属于气虚者则可服用玉屏风散等以扶正固表。

对于密切接触高危人士的预防方,一般根据体质,来确定选方预防。如体质平和或偏虚者,以桂枝汤加减。体质偏痰湿,易口黏、大便黏腻者,以三仁汤加减。体质偏湿热,易口干苦、心烦、手心热者,以栀子豉汤合橘皮竹茹汤加减。

上述两种情形都属于未病先防的治未病策略。不同地区,其具体方药或措施会有所不同。

3 既病防变,瘥后防复

第九版《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中医一部分根据疾病感染和疑似感染等情况,将新冠病毒肺炎分成两个时期,即医学观察期和临床治疗期。

对于医学观察期的人士,其中包括了曾经密切接触患者,而未受被传染或已受传染者。对于已受传染者的观察治疗,则属于治未病中的既病防变策略。

如果临床整体表现为乏力伴胃肠不适等,则推荐选用中成药:藿香正气胶囊,或丸剂、水剂、口服液。

如果临床整体表现为乏力伴发热、咽痛,推荐中成药:金花清感颗粒、连花清瘟胶囊或颗粒、疏风解毒胶囊或颗粒。

金花清感颗粒、连花清瘟胶囊、疏风解毒胶囊均为近年来在临床广泛使用的中成药。藿香正气散则是古代名方沿用至今。

疫病流行期间,有不少患者配制防疫处方,体会:使用益气固表、清热解毒、芳香化湿等治法,取方玉屏风散合银翘散及板蓝根、野菊花、藿香、苍术等为基本方进行加减作为预防方,初步观察,对减少感染的机会有一定的帮组。

有的患者治愈之后,仍出现“复阳”现象,对此,可按具体情况予以处方用药或汤水扶正祛邪防治。这一点则是中医瘥后防复的治未病策略。

另外,应用中医整体观点,无论患者处于哪一阶段,顾护正气、调理脾胃,以及重视病后康复和预防肺纤维化等,都是治疗新冠肺炎的中医治未病思路。

中医面对变种病毒的具体策略—扶正祛邪内经》把人体防御能力称为“正气”致病因素称为“邪气”并认为疾病是否发生,取决于正邪两方斗争的结果,如正能胜邪,则不会发病,如正不胜邪则会发病。素问·刺法论篇》云,黄帝曰:余闻五疫之至,皆相染易,不施救疗,如何可得不相移易者?答曰:正气存内,邪不可干,避其毒气。提出了正气充盛及避开疫气是使人免受疫气侵袭的有效方法。素问·评热论篇》又曰:邪之所凑,其气必虚。反面论证了正气力量虚弱,严重不足以抵抗邪气时,人体易感受邪气的侵袭。

元代罗天益引《内经》乘年之虚,遇月之空,失时之和”三虚”理论来解释疫病的发生。天人相应,疾病的发生与自然密切相关,如《素问·保命全角论》人以天地之气生,四时之法成”人生于地,悬命于天,天地合气,命之曰人”天对人的影响中,内经》十分强调时间因素对人的影响,其中“三虚”导致疾病发生的重要因素。三虚”具体包括三个时间要素,灵枢·岁露论》乘年之衰,逢月之空,失时之和,因为贼风所伤,谓三虚。三虚”致病之外因,正气强弱是决定发病与否的内在因素。当人处于“三虚”时间状态下,人之气血随之相应严重不足,腠理相应疏松,抵御邪气相应低下,并遭遇邪气侵袭而致病。

1明末医学家 张景岳
因此,扶正祛邪是防疫抗疫的根本大法。扶正即扶助正气,理解为“虚则补之”祛邪即祛除邪气,理解为“实则泻之”正如《素问·通评虚实论篇》云:邪气盛则实,精气夺则虚。张景岳注:实言邪气,实宜泻也。虚言正气,虚宜补也。即对于邪气力量强为主要矛盾的疾病宜用“泻”法,对于正气力量弱为主要矛盾的疾病宜施“补”法,由此确立了扶正祛邪”治则。

清代俞震在古今医案按》一书,其中有关瘟疫病的按语中,引用喻嘉言疫病论,叙述温疫的病因、传入途径、发病机制及证候表现等,指这与李东垣、罗天益所说的内伤”之疫的不同。并提出疫病的防治具体策略,即:未病前预饮芳香正气药,使邪不能入;若邪既入,则以逐秽为第一义”也另外评价了古时辟疫的方法,如:向来辟疫方法,或以雄黄塞鼻,或吃蒜头烧酒,或于发中簪霹雳木,然有验有不验。

2扶正药的使用遵循“虚则补之”原则,针对机体脏腑组织、气血津液的亏损进行补益,使之恢复正常生理功能而抵御邪气侵袭,即“正盛邪自祛”祛邪药的使用则遵循“实则泻之”原则,对邪气侵袭机体所产生的热毒、湿浊、痰饮、血瘀等病理产物进行祛除以恢复正气,即“邪去正自安”

另外,扶正祛邪”与西医免疫机制、病毒学说有互通的一面。扶正药与祛邪药的使用可以维持人体免疫系统的稳态。扶正药可活化免疫细胞,提高固有免疫系统和特异性免疫系统的功能,祛邪药可抑制过高的病理性免疫功能。

因此,扶正祛邪是防疫抗疫的根本大法,无论是何种病毒,也无论病毒如何变种,扶正祛邪的原则指导下的各种治法均可适用。扶正祛邪大法也在中国防疫抗疫过程中创制的三方三药”中得到体现。

借鉴邓铁涛教授抗击非典的学术思维邓铁涛教授是中医学大家、国医大师,强调祛邪不仅仅在杀菌,更重在邪有出路。

邓老认为中医无细菌学说,温病所发,责之于戾气、杂气。此气为六淫邪气蕴蓄诧异而形成的一类病邪。关于该气的形成,吴又可认为与气运的变化有关,吴瑭则认为此与凶荒兵火相关,从侧面反映了自然气候变化与人类活动共同引发的致病原。今天看来,则与全球气候变化、局部自然灾害的发生、人类异常活动有关。

除此以外,邓老还认为正气的保护好对于预防疫毒病邪的发生至关重要,提出“冬伤寒则病温,唯藏精者足以僻之”同时,疫病之所以引起大流行,必与邪气的致病力密切相关。此三点,可将疫毒病邪的病因概括为戾气、邪盛、正虚。关于祛邪,中医不在闭门杀菌,而讲究扶正祛邪,重在使邪有出路。邓老也认为中医治病,当注重祛邪或透邪,如叶天士在温病的治疗中透风于热外,渗湿于热下,而不与热相结。既达到祛邪外出,又避免了正气的损伤。

国医大师 邓铁涛
中医注意祛邪或透邪,不是杀病毒,也不仅仅是清热解毒,所谓祛邪,可以汗解,也可以从小便去,也可从大便去,还有杨栗山升降散之法,可谓丰富多彩。为避免出现抑制人体的正气,使人体菌落失常,邓老对非必要的抗生素也较为慎重,认为中医若辨证准确,因势利导,增强正气后邪可拒。

因此,借鉴邓老治疗非典的经验探讨新冠肺炎中医治疗思路,新冠肺炎治疗的各个阶段,都应注意合理的祛邪方法。初期外感夹湿则应宣透解表、化湿祛邪;中期郁热化毒则应透热祛邪、解毒化湿;后期阴液亏损,正虚邪恋则应扶正祛邪,顾护阴液。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