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村医因生存问题大量辞职,乡村振兴路在何方?

近日本平台接到湖南部分村医反映基层存在的一些问题,如服务人口数被大量减少,公卫经费发放不合理等,其中有的县甚至已经找当地政府集体讨公道,如果县里不给说法就集体辞职。

cbe7a61c83535e7580254d7f2e82abf1-1

95fb1b97de66076301b5ebfd3a2fb3d1

5c104969fe48fcc52a89bb9130c20857

这是另外一个县的村医发给本平台当地政府的通知:

@所有人  各位院长,根据省里的文件要求,我局对基本公共卫生服务人口数进行了调整,以上表格仅仅作参考(根据省卫健委要求,实施绩点制考核可能还有调整)。在此说明以下两点:一是本次常住人口数调整,是根据省里文件进行调整,省里给我们下达的基本公卫结算资金是按照(XX)万人结算的,我们分配是根据统计部门提供的数据进行分配的;二是2022年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结算资金为84元/人,其中,9元用于重大公共卫生服务及计划生育项目,2022年新增5元部分用于基层医疗机构疫情防控及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工作;2020年及2021年分别新增的5元经费按原渠道执行(2020年增加的5元全部落实到乡村和城市社区,统筹用于常态化疫情防控;2021年新增5元统筹用于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和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疫情防控工作)。

县里在文件中做了明确,服务人口的调整是根据省里文件进行调整的。

今天上午九点多带着村医的诉求,我给湖南省卫健委基层处打了电话把反映的问题进行了说明,该处工作人员回复,服务人口调整不是湖南局出的数据,数据来源根椐是第七次人口普查,整个湖南省估计今年调整的服务人口数将会有几千万减少。对于我提的问题,该工作人员表示已经记录马上上报领导,然后派工作组到当地进行实地调查。

先不说分摊到下面的数据准不准,就按湖南省村医群体服务人口数量减少20%-50%的比率,很多村医今年的生存就面临很大压力,有的村医反馈这个季度到手的费用还不到2000元/月,根本不够一家老小生活,如果服务人口再被动的被上面摊派减少,根本无法再继续干下去。

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是中共十九大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是决战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重大历史任务,是新时代“三农”工作的总抓手。而乡村医生是实现乡村振兴的重要组成部分,有关乡村医生的重要性,我们在以往的文章中也多次提到,村医是三级医疗网的底,是村民健康的守护神和筑坝者,村民健康是实现乡村振兴的先决条件,试问没了村医,村民健康谁来保障?乡村振兴从何谈起?

为了彻底弄清村医公卫服务费用是按户籍还是按常住人口发放,我分别给财政部卫生处和统计局打了电话,财政部卫生处的同志回应说“公卫经费是根据国家统计局统计的人口下发的”。

国家统计局的工作人员回应人口统计是按各地报上的户籍统计的(具体文章可在本平台搜:“国家的公共卫生经费是按户籍人口下发的”相关内容)。比如张三在城里打工,但户籍地址没变,所以中央下拔的经费是按户籍,但地方上却按常住人口发放,这也是导致村医反映公卫经费遭克扣,以及无法生存重要原因之一,国家经费每年上涨,但村医收入不增反降的主因。

由于大城市的虹吸效应,很多村民为了养家被迫出去打工,如果按常住人口来结算村医的公卫费用,村医收入肯定大量减少,用基层卫生的一个官员讲,人都没有,还振兴个屁?此话实属话糙理不糙。

其实解决这个现象很简单,对流动人口村医电话随访,及时更新家庭档案,政府采用户籍管理方式下发公卫费用才能稳住乱象,也是振兴乡村的方向。

84人评论了“如果村医因生存问题大量辞职,乡村振兴路在何方?”

  1. :云南昭通彝良龙街老医生

    请求卫柏兴平台的领导吸吸全国各地的老村医生诉求呼声,结合实际情况送到党中央和国务院,由党中央,国务院为全国各地老医生养老给予一个统一退休平台,出台一个有效政策法律,没有统一退休政策法律,当地政府是不可能管的,就算是把老村医苦死哦死,他不违法,所以到至全国各地大部分老村医生的的诉求呼声,老医生是弱群体,政府和主管部门不给老医生签订劳动合同,老医生苦死累死,不受法律保护,当地政府不违法,是不会管的。我真心感谢卫柏兴平台全体!塮谢!

  2. 如果村医因生存问题大量辞职,乡村振兴路在何方?
    中专水平的乡村医生资格将会被执业医师所取代。问题是乡村医生执业医师化在20年内难得普及!现在因工资待遇及养老保障如果辞职,村卫生室会立即瘫痪。

  3. 我们这里村医每年不超一万五六,在疫情期间未给村医补过一分钱。今年夏天一直做核酸,这段日子一星期二次,村医苦不堪言,我县也有辞职的。希望国家重视!

  4. 贵安卫生局,赤医当成牛,需要就用你,不要尿来淋,只要马儿跑,不让马吃草,老弱病残了,踢出卫生甬,样样都不管,话都不准说,死活都不问,谁还想来作

  5. 村医为何要辞职?就是卫健委”只要马儿跑不让马吃草,耍人就耍人,不要就窩尿淋,因公致残,年老一足踢出卫生室就不管他们死活

  6. 若老一辈赤脚医生的退休养老待遇问题得不到解决,再过十年八年“乡村医生”这名称也就名存实亡了。

  7. 尊敬的中央人民政府请为我赤脚”乞丐”不如约医老有所养:吾干几十年的村医17年上交公共卫生资料去卫生院,反回途中被车撞残夫妻俩,向卫生局反应多次,卫生局以开过两次村医座谈会未得结果。18年卫生叫我做公卫不换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只准马儿跑不给马吃草,从任赤医,村医卫生局未听到或叫我们買养老保险,从办卫生室以来都是租民房开办公室的,2O13年贵安新区管委会还要上交租房办公室的租金税给他们,因公伤残不管,退休养老舍都不营一足踢出村卫生室。跪求中央人民政府为我赤脚医生”乞丐“不如的老赤脚医生作主给与老有所养吧感谢中央人民政府!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