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立铭:各级疾控中心究竟是什么性质的单位?

前几天,有网友爆料:中国疾控中心是一家可以在爱企查网站上可以查到的企业性质的单位,法人代表为中国疾控中心高福。

这个消息许多人都忽略了。很多人不仅分不清行政单位与事业单位的区别,甚至分不清它们与企业单位的区别,更不知道问题的严重性。

法未授权即非法。

行政单位是政府的组成部分,必须在法律法规的授权范围内行使权力。而事业单位和企业单位并没执法权。

新冠疫情三年来把全国人民折腾得死去活来,各种抗疫的新闻发布会往往由中疾控各种自封的首席科学家如吴尊友等不断抛出如反折扣、阴性新冠等逻辑不通的概念,令防疫形势扑朔迷离。

这些没有形成科学定论的企业技术人员的个人学术观点不断抛出,究竟对全国抗疫形势产生了什么样的效果?

企业都是以盈利为目的的,否则就无法生存,如果企业可以不经法律授权就事实上部分行使行政权力,确定防疫方式和防疫政策,那么,这对全社会来讲是极其危险的事情。

2020年初,武汉疫情爆发,西医垄断了临床治疗,手忙脚乱,应对失误,死伤惨重。中医却无法介入临床一线抗新冠治疗。 后来最高层发出"中医挂帅,西医支持"的命令,全国各地抽调以张伯礼院士为代表的中医医护人员驰援武汉,大量建立方舱医院,其中包括纯中医的方舱医,迅速扭转了形势,打赢了中国抗疫的第一战役。

中国成为世界各国抗疫的优等生。 匪夷所思的事,在中医中药取得重大成功,疫情基本平稳的情况下,大约一年以后,在武汉抗疫初期惨败的西医,却开始在全国强推特效药和苗酸。声称百分之六七十的苗苗接种率就可以建立免疫屏障,终止疫情。结果是,不仅没有能够建立免疫屏障,疫情反而卷土重来,此起彼伏,全国各地大小城市不断封城。

这当中,中疾控中心和全国各级疾控企业产生了多大的作用?获得了多大的利益? 有没有中疾控为了自身的企业利益,与苗酸药企和腐败卫生系统官员相互勾结,操纵国家权力,不顾后果,故意夸大疫情,一心谋利的可能?

北京市卫健委主任于鲁明因为在核酸检测过程中收受巨额回扣等腐败问题被正式逮捕,全国卫健委系统被抓的领导人也有许多。事实证明,在全国防疫抗疫工作中,确实存在严重的腐败问题。 现在是到了厘清中疾控和各级疾控企业权力边界的时候了!否则,滋生腐败的防疫乱象将永无止境!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