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老村医一同走进湖南卫健委

8月12日卫柏兴与湖南老村医代表一行五人走进湖南卫健委,接待者为湖南卫健委基层处王应龙处长。

王处与郭冬林等老村医代表相当熟悉,接待过的次数都在10次以上,但当看到我时,王处稍带疑问口吻问道“你不是村医吧?“我没说话,向他要了笔在他面前的纸上写下三个字”卫柏兴“。王处看到这三个字惊奇道:”你就是卫柏兴?你就是卫柏兴本人吗?“,我点了点头。王处说,那你来了就更好了,他们(老乡村医生)的情况你比我们要了解,他们有什么情况都会第一时间告诉你……你在更好谈了。

老村医谈到自己待遇不公时很激动,在现场交流时情绪上有些失控,他们愤怒、哽咽着自己的诉求。王处一边认真听一边认真做着记录,表现的相当耐心。他说”一百八一个月的确不高,省卫健委因村医养老问题向省财政厅多次致函要求提升他们的待遇,但一直没有得到财政部门的正面回应。“王处言语中认可肯定老村医给国家的贡献,但谈到待遇时表情表现的颇为无奈。

我给双方的建议就是转换一下思路,目前乡村振兴是国家发展的大战略,乡村振兴的最根本要素就是老百姓要有一个健康的身体,村医群体恰恰是乡村百姓健康的守护神。2025年国家要求全国的乡镇卫生院、社区等都要具备为基层百姓百分百提供中医药服务的能力,但我们目前从卫生院、到社区到村卫生室能提供这方面的能力不足百分之十,而国家中医药局给国务院这三者目前的中医药服务能力数值达到百分之九十以上,村卫生室百分之七十以上就是不负责任的糊弄高层的扯淡数据。

所以我给湖南卫健委的建议是:”老村医(赤脚医生)每个人几乎都有四五十年的临床中医、西医、中西医接合经验,同时这批人也是中国中医药真正发展唯一火种,他们的技能要保护好、挖掘好、抢救好,他们的医者仁心精神要发展好、宣传好、传承好,以此体现他们过去、现在和未来产生的价值。希望湖南卫健委能把这些人的名单统计出来,然后调查了解这群人的现存技能进行分级,以此为据再向省财政致函给这些人进行加值,希望湖南在这个事上能重视并走在全国前列。王处对此观点表示赞同并做了记录。

分别之际,王处把他们的通信地址手写给了我,待返京后我会把建议更加细化寄给他,由他转交给省卫健委一把手。

随后和村医代表在卫健委门口合了张影,接着我们就奔向基层医改另一处的调研之路。

卫柏兴8月17日草于合肥。

1人评论了“与老村医一同走进湖南卫健委”

  1. 云南昭通彝良龙街老村医身份证195907231111

    希望卫柏兴平台领导吸收全国各地老村医生的诉求,到各省各地了解老村医生的实际情况,现在全国各地老村医生没有什么身份,没有养老退出或退休的统一政策,现在我们当地就年限服务一年六佰元钱的生活补贴,按年计算,就是服务四十年也就是两万四仟元钱,不知怎么养老?和乡级医院职工相比有多大区别,工作任务有多大的区别?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