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赢“抗疫”持久战

  • 病毒溯源

只有找到新冠肺炎疫情真正的源头,才能彻底解决这次的新冠疫情,也才能预防或者彻底解决今后还会层出不穷的各种疫情,例如猴痘和马尔堡病毒疫情等。

造成新冠肺炎流行的病原体,通常认为是一种新发现的带刺突的王冠状病毒。

2021年3月,世卫专家组在中国做了全球唯一的溯源调查,宣布没有在中国或者武汉溯到其源头:既没有发现实验室泄露,也没有找到自然界的源头。

2022年3月,俄罗斯军队在乌克兰缴获了多个生物技术实验室的情报资料,证实了美国在乌克兰进行了系统性和长时期的军事生物技术实验,其中有新冠状病毒项目和霍乱项目。

这是一次有结果的溯源调查。俄方已经向联合国提交了有关证据。

至此溯源调查达到了初步结论:新冠肺炎疫情是一场有部署的生物战争攻击行动,是M国生物技术战略的一次具体实施。

因此,全世界的抗疫或防疫并不是抗击某种新出现的病毒,而是回击一场隐形生物战争打击。

全球和中国的抗疫行动,针对的真正目标应该是制造病毒和制造疫情的那股势力,国际生物技术黑帮才是全人类真正的共同敌人,M国的21世纪全球生物技术战略才是疫情真正的源头。它们制造了新冠疫情并维持了三年之久,现在又开始推行生物战争的下一步部署:制造猴痘疫情和马尔堡疫情。

只有明确认识到新冠疫情和今后的此类疫情都是生物战争,疫情很可能会像【非典–甲流–新冠–猴痘】那样连绵不绝地序贯发生,然后我们才能制定正确而明确的持久战的战略战术,有效回击生物战争攻击,扭转被动局面,最大限度保护国家安全和人民健康。

  • 疫情管控

乙类甲管

2020年1月20日国务院发布了“将新冠疫情归入乙类传染病、按甲类传染病管理”的决定。

2020年4月2日,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权威发布会上提出了“将应急措施和常态化防控相结合”的原则,也就是说应急措施常态化了。

以上两个决定,是主导我国三年防疫抗疫的基本政策。

我国自2020年1月以来一直处于【准紧急状态】中。

“乙类甲管”是一项非常态应急措施,因疫情初期发生恐慌,西医学界拿不出治疗方略,中医又不能依法介入救治,基于当时形势而启动非常态应急措施,是正确的决定。

应急措施是不能常态化的,必须随形势变化及时调整,否则就会发生严重的系统性偏差。

今后美帝一定还会发动新的生物战争行动,我国必须以常态化的生物战争应对战略为依据,进行持久的抗疫战争,时刻准备好回击任何以新疫情面目出现的新的生物战争攻击行动。

我们必须在战略上把新型大规模传染病反复发生的事态,提升到生物战争常态化的高度,把新型的非常规战争问题,列入国家安全的战略思考中去。

对生物战争的战略思考和打持久战的总方针,意味着需要常态化对抗生物战争进攻,它并不是疫苗核酸的常态化,也不是对全体人民做筛查的常态化,更不是把暴露和染病的人民群众当做每日防范的疫情。

我们要防范和回击的敌人,是M国及其帮凶的生物战争战略,是他们策动的生物战争打击。

【准】紧急状态

疫情持续三年,虽然上海、天津、重庆、安徽等地分别启动过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一级响应机制,但是我国全国人大从未宣布过任何一个地区进入紧急状态。

乙类甲管这个临时性决定,把全国置于【准紧急状态】中。

应急措施都是临时性的,需要持续多久,必须视形势变化而定。

很久以来,我国疫情的主体不再是肺部感染,绝大多数确诊患者症状轻微到不治自愈,疫情本身已脱离(肺炎)“乙类”范畴。继续实行甲管和“准紧急状态”的事实基础已不复存在。因此,这两项临时决定应该立即停止执行。

系统性偏差

由于长期延续的准紧急状态对许多具体问题的定义很模糊,临时性的防疫措施常态化,在一个集中指挥的行政系统中长期贯彻执行时,一定会发生从上到下的层层加码,即发生严重的系统性偏差:

  1. 把核酸检测筛查的目标人群范围,从“发热病人”(2020-1-20)扩大到全体国民(2020-4-22)。采用核酸检测这个“不真、不准、随意性大”的检测手段做全员筛查,以为判断疫情是否发生的唯一根据,仅在紧急状态下才具有某些合理性,即便如此也已超出了“传染病防治法”的规定,出现了下位法(规)超越上位法,临时性措施超越常规性法规的错误;
  2. 我国的疫苗接种决策超出了科学准则、违反了纽伦堡法典的基本原则:新冠疫苗整体上是临床试验品(非药品),即使覆盖全体人口仍然属于临床试验,接种者需要了解足够的专业信息,必须充分知情自愿,也就是个人必须拥有不参与实验的权力;仅仅出于科学的逻辑自洽原则,也不能给基层设定接种率目标,更不能彻底无视和否认必然出现的副作用。特别是作为大规模临床实验,发现和处置副作用(包括无法定性的新问题)是实验的目标之一;用一句“耦合”免除科学实验的责任,把人体疫苗实验合法化甚至实用化,是极端危险和错误的,以后将会被指控为生物法西斯主义。
  3. 对健康人群进行大规模实验性疫苗接种,唯一的合理前提是发生了瘟疫紧急状态。而武汉疫情平息之后,我国基本上只有小规模零星发病现象,特别是全面推进疫苗实验性接种以来,并未发生过事实上的瘟疫紧急状态;在这种前提下,实验性疫苗覆盖了19-59岁人群之后,还要进一步针对低龄人口和高龄人口搞强制性接种,是毫无科学和法理依据的错误(甚至犯罪)。
  4. 如何定义某地是否发生了新冠疫情?归入“疫区”的社区(地区)应以几位数的确诊患者为起点?确诊了一例甲类传染病霍乱(武汉,2022-7)都不算疫情,核酸筛查发现一例阳性(确诊之前)为什么一定是疫情?一人核酸阳性就封一个城区,法律依据何在?这些都是乙类甲管之下层层加码的结果。只要继续乙类甲管,更加离谱的事情也会发生。
  5. “无症状感染”本身是一个模糊概念,不具有明确的专业定义,仅当存在真正的疫情紧急状态时才具有某种合理性。越来越多的“无症状感染者”数字构成了某些地区“疫情”的主要部分,疫情紧急状态是否存在的因-果关系,竟然被完全颠倒了。
  • 甲类传染病,即使轻度发生,也不一定需要启动甲类甲管机制。例如2022年7月9日武汉大学确诊了一例霍乱病患者(恰逢美国驻华大使到访该校之后),经过一天治疗患者症状就消失了,湖北省和武汉市都没有认定甲类传染病疫情发生。有控制有治疗方案的情况下,甲类传染病的零星发生并不一定构成疫情。甲类传染病——霍乱和鼠疫,每年都以感染百万计数的规模流行,世卫从未对流行区域宣布过“突发公共卫生紧急事件”,也从不实行管控。

紧急状态退出机制

新冠肺炎演变到奥米克戎,早已弱化为某种非疑难性疾病,中西医都有成熟的治疗方案,确诊病人绝大部分可无治而自愈,肺部感染发生率趋向于零,新冠“疫情”不再具有肺炎特征、也不再属于“乙类”,那么继续执行作为应急措施的“乙类甲管”一句失去了全部合理性。

任何一种应急措施都只有有限的时效和执行范围,超过客观上的需要长时间延续是错误的。

我国怎样才能退出针对新冠肺炎的“乙类甲管”状态呢?政府需要启动何种司法和行政程序?这是一个迫在眉睫的大问题,也是一个依法治国的新问题。必须立即着手解决。

退出了乙类甲管,就意味着解除准紧急状态,与此相关的一切防疫政策,包括全民接种疫苗,全员核酸筛查,个人健康码行程码的应用和出行控制等等,都应该立即停止。

国际紧急状态

2020年3月12日,世卫总干事谭德塞宣布全球发生了新冠肺炎“大流行”,这就是发布最高级警报,同2009年6月18日世卫第一次发布的甲流(猪流感)“大流行六级警报”在同一级别。甲流警报持续了14个月,全球感染估计数有几千万,总死亡人数估计超过1.8万。2010年8月10日由世卫前总干事陈冯富珍宣布撤销警报,甲流结束。

2010年结束甲流六级警报的权力,掌握在世卫组织前总干事陈冯富珍手中。

事实上甲流症状轻微,六级警报所要求的隔离等措施形同虚设,疫苗未及推广疫情已消失,六级警报早就失去了意义。

这次新冠疫情“大流行”何时结束,仍将由世卫组织做最后的决定。今天全球的“抗疫”和“防疫”,也同12年前的甲流末期一样流于形式,唯有中国在独自坚持最严格的精准抗疫和社会面清零;中国以外的国家,或者全放开停止“抗疫”(16.8%),或者半放开执行部分“抗疫”措施(58.9%);或者根本就没把新冠当过疫情对待(23.9%)。

纵观全球,只要中国也承认新冠“疫情”已经弱化到不治自愈,无需对所谓的高传染性过度防备、可以解除准紧急状态(即乙类甲管),让社会生活回归正常,那么世卫组织宣布新冠疫情“结束”的日子,也许就是明后天。

  • 朝鲜经验

截止2022-8-4,朝鲜实现了疫情的完全“清零”,累计确诊的477万多人中除了74例死亡以外,其余全部病人都已治愈。

朝鲜不在世卫的管辖下,没有走世卫规定的抗疫路线、不接受任何疫苗和特效新药。它以国家级规模的独立抗疫和成功,充当了全球规模新冠疫苗人体实验的唯一【科学对照组】,只是因为有了朝鲜的抗疫路线,才使覆盖了全人口60%的新冠疫苗人体接种实验,成为在方法论意义上相对完整的科学实验。朝鲜经验明确无疑地戳破了全球新冠疫苗人体实验的华丽的伪科学外表。

总之一句话,朝鲜经验为彻底“证伪”这次史无前例的疫苗人体实验,做出了不可替代的决定性贡献。

朝鲜经验证明:

  1. 疫苗完全无用 (以不考虑副作用为前提);
  2. 全员核酸筛查以及过度控制人民群众出行是完全没有必要的;
  3. 封城封村隔离法,在大部分情况下没有必要,在任何情况下都无须过度使用;
  4. 治疗新冠病患应该走群众路线和民族路线,应该充分动员传统医药资源和医疗传统;
  5. 在全局战略和国家经济文化安全的高度上,世卫路线是基本上错误的路线;
  6. 抗疫是对生物战争进攻的回击,必须用战争思维进行指导。

举几个例子。

台湾2022年8月5日:新增22707例,死亡56人,死者中打三针的14人,打两针的42人,不打针的没有——无数类似的事实一再证明:疫苗不防感染不防重症,也不能防死亡。但是只有呈现了朝鲜的国家规模的抗疫成果,才能把一切分散的类似事实联结成不可辩驳的科学判断——疫苗无用。

2022-8-4:日本单日新增25万(死169),累计确诊1,365万,治愈1,140万,死亡33,150人——在中国一阳就封城的新冠,在日本日增25万一日死169人,难道不比中国疫情严重千百倍?为什么还坚持执行“半放开”呢?

因为他们心里有数,毫不慌张。因为日本是M国在政治上的附庸。即使走同一条世卫的抗疫路线,也出现了不同的走法:在中国需要封城的“疫情”,在日本根本就不用封,在全世界都不用封。

没有比较就没有真相,没有分析也没有真相,而没有真相就永远没有方向!

两条路线

第一条路线

第一条路线指的是由世卫倡导、引导和实践的疫苗加新药抗疫防疫路线。

新冠疫情本身是执行M国生物技术全球战略早已写好的行动脚本。

全球的抗疫行动,始终在走世卫路线,实践世卫的抗疫模式。唯一的例外只有朝鲜。

世卫路线的框架大体上是:制造疫情和恐慌–启动疫苗全球接种–疫情缓解–病毒反复变异疫情高潮迭起–反复进行疫苗加强接种–疫情缓解;然后暂时收场,如甲流和新冠。

用疫苗覆盖全体人口是M国和世卫制造和延续疫情的第一战略目标。

全球人口60%已经完成了多次临床实验用的新冠疫苗接种,成为事实上的人体实验参与者。这是全球医药利益集团在世卫的“建议”和引导下创造的历史奇迹:单一疫苗最大覆盖率记录。在以往任何时期都不曾有过这种规模的成就。

每“终结”一种疫情,都在为下一个疫情要走的路做铺垫。

此次新冠的抗疫模式在表相上看是“成功的”,今后大概率还会重走这条路线,重复实践这个模式。

只要中国不改变回击生物战争打击的路线和战略,不论再发生多少次疫情,都会成为武汉疫情之后的状态,即目前的全员核酸检测全民疫苗接种,封城封城禁足隔离。

这次新冠疫情很快就要结束了,因为靠常态化核酸检测挖掘或筛查阳性的做法确实难以为继;下一个疫情是猴痘,正在由世卫配合M国,以欧美为起点向世界推出;同操纵新冠疫情和抗疫过程一样。为了拯救人类于所谓的又一种瘟疫,它们提前发明和制造了更新的猴痘疫苗、猴痘疫情检测手段(例如猴痘核酸检测)……对于它们来说这不过是再走一遍制造恐慌和施打疫苗的老路,完全是得心应手,胜任愉快。

这次世卫抗新冠路线的“成功”实践和隐约可见的前景,都耦合了基辛格2020-4-8所说——新冠疫情这一来,世界将不可能回到过去。

“过去”?过去至少没有公开的生物战争,没有疫情恐慌,没有强制疫苗,没有核酸筛查,没有行程码监督,没有各种赋码,,至少还能自由地呼吸哪怕是被污染的空气。

我们可以有根据地预计,今后地球上还会爆发无穷尽的离奇疫情,世卫的“疫苗加新药”抗疫模式将会一而再地重复实践,实实在在地让人类再也回不到“过去”。

第二条路线

第二条路线是朝鲜路线。

朝鲜路线是人民战争的路线,是真正保卫国家保护人民的路线,是坚强的集中领导和明确的战略战术。朝鲜宣布新冠疫情是生物战争打击;朝鲜拒绝了疫苗,拒绝了特效药,拒绝了核酸筛查,也没有封城断路。生物战争的突然袭击没有打乱朝鲜的国家路线和政策,相比之下大多数国家都曾经陷入过疫情恐慌。

朝鲜采用的是已知的常规医疗方法,特别是中医和韩医,让轻型患者自我隔离在家自我救治,还采用了源于中国但是在中国被禁止的“苯酚穴位注射法”。已知朝鲜疫情中滥用抗生素和过度治疗是造成死亡病例最重要的原因。

朝鲜经验很清晰很彻底,虽然信息不多,但是没有留下疑义。

我们还不知道的是,下一场生物战争的杀伤性会不会远超这次新冠?是否需要有更高水平的准备?例如正在发酵的猴痘病毒疫情,例如传闻中的马尔堡病毒。这些病毒都源自M军主导的军事生物实验项目;至少可以说,疫情长期伴随人类的新时代刚刚开始;回击生物战争打击,将是一场旷日持久的真正的持久战。

无论如何,只有人民战争路线才是战胜一切生物战争进攻的法宝,就像历史上曾经发生的常规战争一样。

中国有中医,中医是属于人民战争路线的武器。中国以中医为主导,战胜了2003年非典疫情,这是同朝鲜经验具有同等历史意义的伟大成就;2020年的武汉疫情也是在中医主导下平息的。所以,中国原本有一定的可能走上与朝鲜相同的抗疫路线。

事实恰好相反,三年来中国把自己活成了世卫模式的第一名优等生,新冠疫苗总人口覆盖率92.7%(接种至少第一针),冠绝全球。核酸筛查一阳就疫,一疫就封。

中国的抗疫走了世卫路线,乙类甲管成常态:中国的经济也在世卫模式里运转,疫苗核酸经济大发展,在短短的两年时间里就成为创造就业利润腐败黑幕的新兴部门,直到挟洋自重,挟苗自重,号令天下。

这一切与朝鲜经验形成尖锐对比,把两条路线描画得清清楚楚。

展望未来

面对未来时总是会看到迷雾,现在能大概预见的只有几点:

  1. 生物战争已经开打,将会打成反复发生的常态化持久战,
  2. 抗疫防疫中的两条路线斗争同样也会成为常态化持久战,
  3. 全民接种疫苗后,需要正面对待和处理随之而来的严重后果,
  4. 需要扭转随新冠疫情而来的生物经济部门的非正常态势,其中包括疫苗核酸检测宣传广告教育培训等多种产业

当务之急:

  1. 停止执行对新冠疫情的临时紧急措施——乙类甲管,结束新冠疫情准紧急状态。
  2. 停止一切强制接种新冠疫苗与核酸筛查、健康码控制的计划,扶助受损的经济部门。
  3. 动员各流派各地区中医献计献策,一切为了解决新疫情和后疫情时代的问题。
  4. 发动民间大讨论,把真正的问题提出来摆上桌面,寻找解决方案。
  5.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与俄罗斯携手,团结全世界受害的人民,挑战并反对M国的生物战争战略:坚决反对在科学的借口下开发病毒、制造疫情,煽动恐慌、收割全球经济。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